客服熱線:400-8636-958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政策法規
行業新聞政策法規常見問題創業知識
個稅改革會成為資產配置的新風向標嗎

發布日期:2018-11-12 信息來源: 作者編輯:

  2018年6月19日,財政部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對現行個人所得稅法不適應深化現代財稅改革需要的內容進行了修改,補充和完善了保障改革實施所需的內容。
  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的公布,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國內掀起巨大的波瀾,也激發了高凈值人群對于“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在新的稅制改革深化情形下應何去何從”話題的高度關注。對此專業人士審慎提出:高凈值人群要及時梳理和重新審視境內外資產配置、投資架構、商業安排和利潤歸屬的合理性、合規性和合法性,以降低稅收帶來的反避稅偵查的風險。
  中國目前的個人所得稅制實行的是分項稅制,雖然稅收籌劃的空間沒有歐美發達國家完善又復雜的綜合分類稅制那樣寬泛,但是,對于高凈值人群稅務籌劃問題的討論仍然存在著必然性和可操作性—比如從個人所得稅的角度來看,人壽保險的理賠金就可以免繳個人所得稅;而從財產持有階段的稅制來看,人壽保險的理賠金又為繳納將來有可能出現的遺產稅提供了稅源,也為代際傳承后的遺產再次出售提供了所得稅的對沖稅源,因此這也使得保險在“新稅收時代”占據了資產配置中更為重要的位置。
  個稅改革將影響財富管理結構
  世界許多國家在2017年不約而同地開始了稅制改革籌劃,順延至發布期,2018年已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國際稅改年。國際稅收環境風云突變,國內稅改步伐也快馬加鞭,深化稅制改革,健全地方稅體系和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成為當前中國稅制改革的首要任務。
  事實上,中國推行的不僅僅是單純的減稅方案,而是以降低宏觀稅負為方向的深化稅制改革,是落地以自然人稅收征管為主的改革。2018年3月“兩會”正式推出了對現有《稅收征管法》和《個人所得稅法》的修訂工作和加快推進《房地產稅法》的立法工作。“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成為稅制改革的方向?!斗康禺a稅法》立法的提議,使得中國將開始一個“新稅收時代”,中國自此將會正式出現自然人財產持有階段的稅收,這將會大大影響中國高凈值人群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的結構,傳統的理財觀念需要快速的調整和轉型,以便早早籌劃應對新的稅收政策和法律法規帶來的沖擊和影響。
  在大環境的影響下,中國的高凈值財富家族更需要持續不斷地尋求完善風險保障、優化資產配置和安全財富傳承的財務計劃。也正因如此,人壽保險、年金保險、基金、債權、遺囑、信托、權益類投資、固定資產投資等工具成為現代家庭完善財務稅務和法律結構的基本構成要素。其中,保險是極具價值又非常靈活的理財工具。但值得注意的是,“保險姓保,保障回歸”,保險不是短期逐利的工具,而是財富的替代、耐心的資本、長期的投資、深度的傳富和最小化稅收節稅的工具。
  財富管理的核心是風險管理
  面對新的稅制改革和稅制結構,結合國際稅制的歷史演變和發展趨勢,無論是接下來中國對于增值稅法的確立、個稅和稅收征管法的修訂,反避稅條例的完善和修訂,還有房地產稅法的立法,甚至按照國際稅制的發展趨勢,還是推行下一個階段針對財產持有的稅收,如贈與稅、遺產稅,我們高凈值財富管理領域面對挑戰應該如何去尋找下一個機遇呢?
  在新的稅收籌劃時代,財富管理的核心就是風險管理,財富的增值和保值并不是如何挑選投資,而是分散投資,對沖風險。風險管理不是逃避風險,而是面對風險并有效地管理風險。稅制改革將會在調節收入和財富分配的同時,增加單一資產配置在持有階段的稅負,使得我們在現有的資產配置下,財富有可能會面臨稅收征管后的縮水風險。因此,多元化和全球化資產配置成為分散風險、對沖風險的通常做法。
  稅務籌劃方案
  【第一】短期流動性風險保障的配置,如現金和定期存款的儲備;
  【第二】2年~10年中期創造財富最大化的資產配置,如不動產、股票、基金、REITS等;
  【第三】10年以上中長期具有節稅優勢的資產配置,如年金保險、權益類投資、高端養老金規劃等;
  【第四】考慮家族財富傳承的終身規劃,如人壽保險、家族信托、中國本土保險金信托、國際不可撤銷人壽保險信托、慈善基金會等,這類型長期持有的產品配置不僅能夠適用于身后傳承需要,并且與前三個區間的配置明顯具有不可逆轉的代際傳承意義。
  資產配置同樣也需要區間化的相互支撐,以時間換安全,以空間換保全。我們過去傳統的資產配置從時間段簡單來說就是短期、中期和長期性的資產配置。這樣的模式在面對即將出臺的財產持有階段的稅種如房地產稅時,將會使我們面臨稅負增加后財產縮水的風險。因此,我們在借鑒過去美國財富管理領域經驗的基礎上,建議高凈值人群可以采取以上四點。
  保險在高凈值人群稅務籌劃中的優勢
  對于高凈值納稅人來講,稅務成本一直是與綜合資產配置和財富傳承一起來被考慮的。因此,在財產持有階段如果我們仍然使用所得階段的“節稅”籌劃思路,必然就使得我們有多次納稅的感覺。所以,在財產持有階段需要引入“節稅+免稅”的稅收籌劃理念,才能使我們的財富在代際傳承的過程中,盡可能地避免稅負造成的財富縮水或者損失的風險,最大程度地傳承財富。在此方面,保險、信托、保險金信托、國際不可撤銷人壽保險信托和慈善基金會等工具的有效綜合使用是比較理想的籌劃方式。
  近年來保險越來越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尤其是高凈值人群,更加看重保險的三個位階功能,一是完善的風險保障,二是優化的資產配置,三是安全的財富傳承。保險作為資產配置一個重要的金融工具,在深化稅制改革的進程中,事實上扮演了極其重要的稅務籌劃功能。這主要源于傳統人壽險的現金價值的累計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增長,在財務成本和稅務成本方面的優勢大大超越了任何金融工具和權益類的投資,尤其在代際傳承過程中,成為不可替代的金融工具。
  保險與稅的關系隨著中國稅制改革的步伐,將會越來越緊密。這主要取決于保險是稅務遞延節稅的最佳工具,收入遞延節稅的完善搭配,代際傳承中免稅和節稅的最佳組合。有鑒于此,保險也越來越被人們接受,被視為個人和家庭財務計劃中必不可少的基本要素配置。
  面對全球反避稅和全球稅改的浪潮,中國深化稅制改革和健全地方稅體系,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因此我們的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游戲的規則已經被重新改寫。但如果能夠預先進行法律評估、完善稅務規劃、綜合配置架構,選擇專業的財富管理服務,及時制定保障傳承計劃,仍將可以在資產保全和財富傳承之路上即使“黃河冰塞川,太行雪滿山”,依然會“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很多人有一個誤區,認為人壽保險可以“避稅”。事實上,不存在所謂絕對的“避稅”。保險不是讓納稅人繞過稅法的立法空間或者灰色地帶,而是指在法律許可的范圍內,利用保險合同法律關系的特殊性,結合國家對于保險行業和產品的特殊政策,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對財富安全、傳承及節省或延遞繳納稅收進行一攬子的籌劃。
  為了發揮保險的社會穩定器作用,鼓勵民眾提高抗風險的意識和能力,世界各國都對保險提供特殊的稅收政策,比如,人壽保險受益金免納個人所得稅,對特定的健康、養老保險產品提供稅收優惠,降低和延緩保險投資收入的稅收政策等。因而,無論是在財富管理還是財富傳承方面,保險的稅收優勢都是有據可循的。隨著通過與國際逐漸接軌,中國稅改的深入,保險對于高凈值人群的稅務籌劃優勢將更加明顯,必然將在高凈值人群的財富管理中起到更為重要的作用。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400-8636-958
葡京娱乐平台注册